主頁 > 財經 > 95后科技派少年接管世界的六大出其不意 《第一
 
95后科技派少年接管世界的六大出其不意 《第一
新聞中心|中國常州網 常州第一門戶網 常州龍網 常州日報 常州晚報    http://www.yabgxu.tw          2019-02-14 10:22

  70%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其最初的創新思路都是在27歲以前形成的。也就是說,那些擁有創新思維的95后少年們,正在接管這個世界,而他們之中尤以科技派少年帶給世界的改變將最大。

  生于1995年至2005年的少年們,對于先進科技與海量信息有著與生俱來的感知能力,他們當中超60%的年輕人對各類科幻如數家珍,90%以上的年輕人渴望通過芯片植入等技術“智能化”自己的身體,如鋼鐵俠般拯救世界;高達95%的年輕人視智能手機為他們的服務者、管家和朋友,而不是專家或向導。

  以上是95后少年的基本特征,他們從小沉浸在科技帶來的創新生活中,可以說人人對于科技的發展都有自己的理解與認知,人人都是科技派。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個群體,《第一財經》雜志聯合榮耀手機發起了對95后人群的一場大調研,目的就是想了解:95后少年們對于科技及技術創新的理解呈現什么特征?他們想要怎么改變世界?這些人我們都將其概括為“科技派少年”。

  榮耀手機近期成立了“榮耀青年派”,一個面向全球年輕人的社流平臺,目前主要聚焦科技派、設計派、個性派、公益派4個青年群體,已有多位青年前往加入,分享自己的故事。而此次聯合調研,也是榮耀青年派聚焦科技派少年的有效路徑。

  本次調研覆蓋了3300多位年輕人,這是我們第一次大規模地去了解“科技派少年”這個群體,他們對于這個世界來說是新鮮的,世界對于他們也是新鮮的。不過,結果還是讓人有些意外,他們表現出來的特點主要有如下六大方面:

  “科技派少年”對未來產品的期待,有強烈的掌控欲,他們想要自己動手參與設計產品,有44%的年輕人希望智能手機有個性化模塊。

  “科技派少年”堅定地認為,技術是美感的最好呈現形式,產品實力本身才是最優質的代言人。52%的年輕人對于明星代言科技產品完全無感。當然這并不表示他們只關注科技,而對設計無感。相反,高達55%的受訪者認為“科技概念的未來感”會成為百年后的主流設計理念。他們更喜歡簡潔風格。

  在服飾、化妝品、快消品等領域蔚然成風的小眾品牌勢頭,并不被“科技派少年”所接受,“科技派少年”更在乎產品本身的品質,50%以上的95后不一味追求用小眾品牌替代大眾品牌,不在乎因為使用主流機型導致的“撞機”問題。

  “科技派少年”在被問到如何處理退役的舊機時,有34%的受訪者感到“有些不舍”,他們表示會在未來尋找機會再讓這些被淘汰的舊手機發揮價值。科技派少年對世界充滿善意良知。

  手機成癮,終歸只是成年人腦中的一種想象,它根植于對“科技派少年”的不熟悉。實際情況剛好相反,“科技派少年”對于線下真實社會的理解可能超乎我們原本的預估。42%的人喜歡Pokemon Go和Ingress這類基于增強現實的技術,是因為需要走出門去,和人交往,也有30%以上的受訪者認為在游戲中很難獲得真正的友誼,在面對建構良好人際關系的心理需求時,他們仍然會主要依靠線下環境完成,更愛社群連接。

  “科技派少年”在面對技術時思考的問題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元,避免技術成為年輕人的霸權來源就是其中之一。68%的科技派少年認為“應該在現有的手機設計開發理念中,開發能夠兼容不同年齡需求的操作系統”,當他們成為這個新世界的“主人”時,也懂得照顧相對弱勢群體的需求。因此,他們眼中的“個性化”不只是對應著年輕人的需求,而是將每一個人平等看待。

  以上六大特征,你中了幾個?看完他們的特征描述,對于95后科技派少年接管這個世界,你們有信心嗎?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在處理科技與人的關系時,將比我們之前的任何一代都更加出色。

  與80后、90后被動等待有人來改變世界不同,“科技派少年”們已經準備好接過時代的話語權。而他們強大的執行力,讓我們看到實現這一切的可能性。

  從小學三年級參加機器人編程比賽之后,楊一帆就喜歡探究一切能讓大腦高速運轉起來的技術原理。如今15歲的他,已經不會再為“機器人是如何判定時間的概念”這樣的問題而困惑了。

  當被問及“通過使用科技,你實現過的最有意義的事是什么”,作為中國少年科學院預備小院士,就讀汕頭市金園實驗中學的00后楊一帆向我們講述了他自己設計過一個追逐隨機移動小球的游戲。簡單的游戲背后,對他而言的巨大意義在于,“從源頭開始到最后做出來,整個過程中感覺到的對游戲的掌控感,不亞于作家完成他的第一部小說”。

  這是我們在訪談中第一次聽到“掌控”這個詞,在后來的深度訪談中,這個詞在不同的受訪者口中出現。期待掌控自己玩兒的游戲、用的科技產品,似乎是“科技派”少年的共同訴求。

  “科技派少年”對未來產品的期待,已經不再是由產品設計者滿足他們的需求,而是希望可以通過自己動手,組裝符合自己需要的產品。他們追求個性化的方式,不再是標新立異,而是動手參與,似乎這樣才能實現他們“掌控”的。

  在楊一帆自己設計游戲的同時,遠在上千公里外,還在哈爾濱工業大學讀大三的郭海欣,也通過所掌握的技術,將想法變為現實。她參加過《最強大腦》,在學校里,她算是個校園意見領袖。酷,是郭海欣對生活的一大追求,即使是就讀專業都很酷—“焊接機器人”。

  “這個專業是未來制造那種可以派去核電站工作的機器人的專業,其中最重要的內容是解決機器人的視覺問題”,她略微擔心人們對她的專業有所誤解。

  這半年以來,郭海欣最大的愛好是制作耳機。最初她只是想自己擁有一副可以根據不同聲音類型有不同分頻方案的耳機。她喜歡音樂,為了追求聲音效果,她換過多款耳機,其中不乏數千元的品牌,但在她的耳朵聽來都“不夠好”。

  大三新學期開學的時候,她就決定自己做一副耳機了。所有的材料來源都是淘寶,“電阻、電容、小電路板、殼子……網上什么都有。”她失敗過好多次,分頻的方案實際做出來總是與設想有出入。其中沒有什么復雜的技術問題,但確實只能靠多嘗試,才能分清不同的聲音解決方案在硬件上是如何一一對應的。現在,郭海欣成了朋友圈中的耳機專家,她把自制的耳機定價在1000多元一副,一周也能賣好幾個。

  從郭海欣的身上,能夠看到“科技派少年”對科技的體悟變得更加立體。他們不再僅僅局限于流量經濟的明星代言,而是高度重視技術在實際產品中發揮的效果。既往的傳統營銷手段在“科技世代”開始“失靈”,當被問到明星代言對選購產品會產生多大程度的影響時,超過一半的受訪者打出了最低的1分。

  越來越多的90后乃至00后調查都顯示出相似的傾向:以聲量和流量為目標的鼓噪型的品牌傳播活動,對青年們的影響越來越少。他們可能是更為理性的一代,在做出消費決策時更愿意忽略掉外部的“花架子”,直搗產品內核,關注實際效果。顯然,對于消費電子產品而言,產品內核幾乎就是技術含量的另一種說法。

  當成年人反復強調著“美不應只關注外表”時,這批年輕人早已做到,在他們眼中,技術是美感的最好呈現形式,產品實力本身才是最優質的代言人。對于未來,他們也堅信,科技本身就是一種美,也可以成為一種未來趨勢。我們在問卷中去了解了他們對于科技之美的理解。

  當讓他們為多款潮流電子產品的設計打分時,榮耀Magic 2全面屏手機的得分高達6.16,緊隨其后的是戴森無葉風扇、iPod音樂播放器和特斯拉電動汽車。

  在被問到“購買數碼產品時,你相對最重視的是產品的什么特質”時,排在首位的是產品的技術含量,遠超排在第二位的“性價比”12個百分點。當數碼產品幾乎意味著生活的全部時,這批年輕人已經不愿意為降低成本交換使用體驗—這于他們而言,是條無法妥協的底線。

  從調研結果中能夠看到,“科技派少年”對于智能產品的審美也體現出了很強的一致性:簡潔的設計思路、配合高技術含量的產品是他們的最愛,永不過時的雋永和科技感,往往代表最好的潮流。高達55%的受訪者認為“科技概念的未來感”會成為百年后的主流設計理念。他們認可科技本身也是美的一種表現形式。

  雖然在做出購買決策時,“科技派少年”對技術含量和性價比尤為看重,但他們同樣希望自己使用的消費電子設備能夠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在他們眼中,技術與審美并不是“魚與熊掌”的關系,他們有著更為挑剔的眼光,并且篤信企業應該滿足他們愈發“刁鉆”的需求。

  “科技派少年”期待著用掌握的技術定制需求,能夠為自己提供個性化服務,而不是簡單“服從”于已有的技術或者產品。但對于產品穩定性的追求,卻遠遠超過了追求所謂的小眾和特立獨行。對于科技,他們擁有成熟的消費觀念。

  在《第一財經周刊》每年的“金字招牌”大調查中,小眾品牌的崛起始終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趨勢。但這個在服飾、化妝品、快消品等領域蔚然成風的勢頭,并未蔓延至消費電子等數碼品類中。在“科技派少年”的調查中,我們看到這群年輕人相對更普世化的產品訴求。例如他們更在乎產品本身的品質,不一味追求用小眾品牌替代大眾品牌,不在乎因為使用主流機型導致的“撞機”問題。

  當被問及是否關注那些市場份額小但仍在持續發售新品的小眾手機品牌時,一半的消費者給出了明確的否定態度,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廠往往集中了最好的技術、設計和供應鏈,產品更有保障”。

  事實上,當“技術含量”成為最為核心的訴求,擁有更強大技術沉淀的大廠顯然更能讓“科技派少年”感到安心。

  就像對于現在的年輕人,“國外品牌”的標簽已經不再是加分項一樣,“小眾品牌”的標簽也不再是確保銷售的“護身符”。即便手機等消費電子產品越來越有“快消品化”的趨勢,它的高技術含量產品的身份也讓人們對品牌的選擇與汽車等耐用品表現出類似的特征,那些有能力滿足多樣化需求的大廠變得比以往更受消費者青睞。

  除此之外,手機于“科技派少年”而言也絕非一臺冷冰冰的機器,他們開始以“有溫度的人”的形象出現在年輕人的頭腦中。在被問到如何處理退役的舊機時,甚至有34%的受訪者感到“有些不舍”,他們表示會在未來尋找機會再讓這些被淘汰的舊手機發揮價值。

  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的發展和實際落地,讓“科技派少年”與技術之間有了更多的相處模式。在閑暇時間,部分年輕人會通過聊天“調戲”智能助理,這在十年前還是完全無法想象的一幅人機互動的圖景。

  對于榮耀手機智慧生命體YOYO,有3/4的人表達了歡迎的態度。可以看到“科技派少年”早已經適應了與科技之間的關系,并且與科技產品早已形成良好互動。

  即便人與手機之間的關系變得比以往親密,但“科技派少年”仍然清楚知道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間的分際。

  手機成癮,終歸只是成年人腦中的一種想象,它根植于對“科技派少年”的不熟悉。而實際情況剛好相反,這批“科技派少年”對于線下真實社會的理解可能超乎我們原本的預估。簡單地說,他們能夠清晰地認知線上虛擬世界和線下真實世界的不同,并且不會因為過度沉溺線上而忽略了線下世界的豐富多彩。

  家住深圳的吳承軒剛度過“技術困惑期”。作為一家UGC視頻網站的資深“UP主”,14歲的他曾經深深受困于“流量”這個概念。很長時間以來,吳承軒發現自己“很認真制作的視頻”沒什么點擊量,而許多擅長用“標題黨”帶流量的UP主一度火爆,這讓他困惑不已。抱著掌握一門技能的初衷,吳承軒決定換一個平臺從零開始。經過2年的重新積累,吳承軒現在已是B站上小有名氣的UP主了,連教人如何制作轉場動畫的一個小教學視頻都有2000到3000的點擊量。

  在這個“轉型”的過程中,他逐漸意識到,“被虛擬世界的流量綁架”不是自己接觸技術的初衷;他所要尋找的用戶,也應該是現實世界中和他一樣有學習心態的年輕人。這也讓他對未來繼續從事視頻行業恢復了些信心。

  “原來那個視頻網站下面的評論很多都和視頻本身的內容完全不相關,一看就是機器人打出來那種詞語。”吳承軒說,與流量和零花錢相比,他真正想看到的還是那些觀察線下世界時創造出來的真正“有營養”、有價值的東西。

  吳承軒不是個例,越來越多的“科技派少年”提到他們喜歡Pokemon Go和Ingress這類基于增強現實技術、需要走出門去和人交流的,他們認為這類游戲能夠讓人們不再只是“宅男”或“宅女”;除此之外,也有1/3的受訪者認為在游戲中很難獲得真正的友誼,在面對建構良好人際關系的心理需求時,仍然會主要依靠線下環境完成。

  即使身處信息大爆炸的時代,大量信息伴隨著公眾號推文、個性化推薦內容、社交軟件分享和短視頻等多種形式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接近九成的“科技派少年”認為它們只代表著世界的局部,這些信息反而讓自己對真實世界充滿好奇,并期待著在線下獲得更多的了解。

  頂著“《最強大腦》全球八強、腦王候選人”光環的陳家庚比他的父輩們對虛擬現實等前沿技術的動態更加熟稔,并且有著更多的思考。在電影院看完《頭號玩家》后,他立馬想到“未來的VR不會僅僅是一種游戲途徑,或者打發時間的方式,而更多會成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在陳家庚眼里,斯皮爾伯格新作中主人公采用的更智能的方式意味著“人機交互領域的一種”。在持續接觸技術的過程中,他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價值觀,譬如自認不是科技產品的重度使用者,因為看抖音幾十分鐘后覺得沒什么“獲得感”,最終果斷棄坑。

  今年就讀高三的他,已將報考的目標鎖定在復旦或北大的國際關系專業。這個決定也出自他對于“科技會不會失控”這個問題長期思考之后得到的結論:科技會不會失控,要看社會制度能不能制衡—國際關系顯然是社會制度中的重要一環,尤其面對可能失控的科技更是如此。

  “科技派少年”面對技術飛速發展時的矛盾心態從數據的鮮明對比中顯露無疑,這也反映出他們內心深處的焦慮。

  這種由思考的深度引發的焦慮,對整個社會的發展實際是有益的,這意味著準備接過話語權的人面對社會的重大挑戰愿意肩負責任。事實上,“科技派少年”在面對技術時思考的問題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元,避免技術成為年輕人的霸權來源就是其中之一。相當比例的“科技派少年”也提到“應該在現有的手機設計開發理念中,開發能夠兼容不同年齡需求的操作系統”,當他們成為這個新世界的“主人”時,也懂得照顧相對弱勢群體的需求。因此,他們眼中的“個性化”不只是對應著年輕人的需求,而是將每一個人平等看待。

  同時他們開始關注互聯網技術的高能耗對綠色發展的沖擊,認為應該“開發出儲能效率更高的新型電池”和“開發性能更高、能耗更低的硬件組件”均有超過六成的支持者。而眼下,那些能夠更快響應年輕人多元思維的產品,也就更容易在消費者關系已然脆弱的年代構筑起更牢固的品牌形象。

  總的來說,“科技派少年”對技術有著近乎迷信般的執著,他們需要一臺有著更強技術含量的設備,即使這意味著更高的成本支出也在所不惜;能夠滿足個性化需求的大廠仍然保持著一貫的強勢市場地位,“模塊化手機”成為年輕人需要的創新方向;與此同時,他們也開始思考自己與技術、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之間的相互關系,并且有著比我們想象的更為深刻的認知。

  無論從超過3300多位年輕人的問卷調查,還是與典型“科技派少年”的深度對談,我們都能發現一個再清楚不過的趨勢——作為數字原住民的科技派少年已經做好了準備接管這個全新的數字世界。

  正如法國哲學家吉勒·利波維茨基在其著作《輕文明》中所指出的,在擺脫了工業文明的重資產壓力以及資本爆發式增長的保護之后,如今引領著發展和消費潮流的,已經是一種如少年般“擺脫了時空重負的、機動的輕巧感”。顯然,更加靈活且更有活力的年輕人在其中能夠更加自如地騰挪移轉。

  準備好進入科技派少年主導的嶄新時代了嗎?現在這還是一個問題,而未來,它將是一道人們不得不面對的命令。

 
上一條: 上一篇:國內財經雜志訂閱排行榜這些書真有“黃金屋”
下一條:下一篇:《中國新聞周刊》改版: 加強深度報道做有靈魂
 
社會 more  
“仙境煙臺英文網”被評..
高中生遭社會青年追打 網..
高中生遭社會青年追打 熱..
蕉溪有支青年協會致力改..
最近時事:2019國內新聞熱..
最近時事:2019國際新聞熱..
最近時事:2019國內新聞熱..
線省將有暴雪是怎么回事..
財經 more  
《中國新聞周刊》改版: 加強深度報道做有靈魂
95后科技派少年接管世界的六大出其不意 《第一
國內財經雜志訂閱排行榜這些書真有“黃金屋”
國內財經雜志訂閱排行榜
《第一財經周刊》雜志訂閱【2017年征訂通知】
股市樓市不平靜20個大事件!春節假期財經大事匯
今日財經top10:石家莊疫苗事件涉案接種人員被刑
今日最新國際財經要聞(211)
今日財經數據前瞻:春節期間眾多美國數據公布
張保平:財經雜志“趙正永收區縣一把手3000萬”
日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投稿報料 | 中國互聯網自律公約
主辦:新聞中心|中國常州網 常州第一門戶網 常州龍網 常州日報 常州晚報 備案號: 技術支持: 新聞中心|中國常州網 常州第一門戶網 常州龍網 常州日報 常州晚報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最新的